黄金屋首页| 总点击排行| 周点击排行| 月点击排行 |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| 收藏黄金屋| 设为首页
 
黄金屋中文,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,黄金书屋
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·奇幻 武侠·仙侠 都市·言情 历史·军事 游戏·竞技 科幻·灵异 全本·全部 移动版 书架  
  文章查询:         热门关键字: 道君 大王饶命  神话纪元  飞剑问道  重生似水青春  
黄金屋中文 >> 步步生莲  >>  目录 >> 第138章 蓄势

第138章 蓄势

作者:月关  分类: 历史 | 架空历史 | 月关 | 步步生莲 | 更多标签...
 
请记住本站域名: 黄金屋

步步生莲 第138章 蓄势

赵普和卢多逊这些日子很忙,安定朝廷与地方,起复官吏与恢复治理,调拨钱粮辎重,遣派民夫和辅战厢军,林林总总,忙得陀螺一般,不过离开相位,大权旁落这么久,重新忙碌起来,二人的感觉甚是良好,虽然忙的连家都回不了,二人却是甘之若饴。

内部已是一团乱麻,外部又来添乱,交趾国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探,由于宋国正忙于内部事情,无暇他顾,交趾以为中原重又陷入了五代十国时期的混乱局面,已经没有余力控制他们,于是黎桓壮起胆子宣布脱离宋国藩属,自立于南了。

交趾这个地方,最初是由战国末年的蜀国王子蜀泮建立的,为逃避秦帝国的大军,蜀泮率领族民辗转到达现在越南地区,建立了瓯雒国,并自称为安阳王。后来秦始皇统十六国,派大军越过岭南,对这一地区进行了征服,并大量移民,铍立三郡。

秦末中原战乱,秦国南海尉赵佗自立为南越武帝,汉武帝时又被中原所灭,复设三郡,自此以后,每逢中原战乱,这个地方就要自立,折腾来折腾去,其实也折腾不出什么气候,虽说那里气候恶劣,丛林烟瘴的不好打,可是中原任何一个王朝,还真没把交趾当成一头蒜。

眼下宋国还顾不上那里,可是对交趾王的蠢动却也不能没有表示,杨浩御驾亲征了,这件事就着落在他们二位头上,最后二人商议一番,由卢多逊执笔,写下一封措辞严厉的国书,派人送去给杨浩过日,杨浩首肯后就要传诏交趾,至于用兵,恐怕暂时是不可能,但是在这笔墨官司上,却不能承认交趾的,这样将来出兵讨伐才算出师有名。

丁承宗看起来比赵卢二相要清闲许多,其实他的忙碌丝毫不在赵卢二相之下,只不过他忙在暗处,轻易不被人察觉罢了。其实他的府衙里,飞羽随风的秘谍每日进进出出,哪怕深夜也无一刻停歇。

杨浩已把飞羽随风的主要力量全部放在了宋国境内,各地的民情民心、地方官对新朝新政的态度,前线以及各地驻守将领的派系与背景,哪个该起用、哪个该处理、哪个现在得搁在一边,哪个得时常加以监视,一股脑儿接收过来的宋国官吏良莠不齐,忠奸难辨,杨浩面上大度,背地里该下的功夫还是要下的,否则这江山得来易,丢的也必然很快,这些见不得光的事情,自然只有交给他的亲大哥才能放心。

不过丁承宗虽然忙,同样非常开心,自己兄弟做了天下之主本就是大喜,眼下又是一桩大喜事从兴州传来,焰王妃生了,而且生的是个儿子。前不久,娃娃和妙妙已经相继生产,娃儿生了一个女孩儿,妙妙生了一个男孩,杨浩添丁进口,喜事连连,现在焰王妃又生了个儿子,杨浩已经有了三个儿子,在这年代,幼儿夭折率太高,就算帝王家也不例外,如今添了三个儿子,丁承宗总算是放了心。

他一直想要过继个儿子过来,可是杨浩子嗣不多,他也不好开口,等兄弟再多几个子嗣,他打算向自己兄弟要个孩子过来,做为那个时代的人,哪怕再多的事他看得开、想得开,没有儿子养老送终,周年祭祀,始终还是一块心病。

大大地欢喜一番之后,丁承宗亲笔修书一封,着人去给杨浩报喜,又令人给唐家传信儿,让唐家去兴州探望,忙完了这些事儿,刚刚坐下来,一杯茶还没喝完,马锨便急急走了进来,将一叠刚刚收到的秘件呈与丁承宗。

看——

丁承宗连忙放下茶杯,依次验看火漆封口无误,这才一一裁开仔细阅读起来。

“唔,不出官家所料,这王小波颇有想法啊,官家得了天下,他

在蜀中摇摆不定,迟迟不肯归附,恐怕是亦有自立之心呐。

呵呵,仅有一个柯馈恶坐镇关中是震慑不住他的。现在艾义海挥军入罱,王小波可就吃不住劲儿了。嗯,他既已接受朝廷招安,官面上的事自有赵相和卢相去办,而且一定会办得十分妥贴的,我们暗中监视他的人手可以抽调出来了,现在缺人呐。

“是。”

“丹阳知县?”

丁承宗的眉头蹙了起来:“这么多朝廷官炱t俱已向官家效忠,他不过是一县父母,竟然敢对禅让之事大放厥辞,哼,每日或饮酒荒诞、或号啕大哭,聚三五知己,指斥笑骂、如癫似狂……

马猸!道:“大人,要不要派人把他……

丁承宗想了想,摇头道:“不要管他,非涉眼下急务的,统统不要去管。这不过是一个狂生罢了,由得他去闹,你们只看只听,尽量不要有所动作,让他们全都冒出来,咱们才会心中有数。这个人,相信赵相和卢相会处置得妥妥贴贴的。”

丁承宗摸着下巴,若有所思地道:“不过,由此也可看出,这江山还算不上穗当啊。陇右,是咱们快刀斩乱麻,一鼓作气打下来的「那里情形复杂,种族繁多,如何加强统治、安抚地方,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,需要长期的治理。宋国的万里江山,是官家利用‘岐王'的名义一股脑儿接收过来的,情况就更是复杂了,恐怕最快也得要用上几年的光景来慢慢理顺。所以这北方战事不宜持久啊,你们先收集着各地的资料,等官家回转汴梁,咱们就着手处治。”

马猸!道:“是,只是不知大叔……什么时候才会停止北伐呢?”

她眼睛一亮,忽地雀跃道:“要不……我也去三关帮帮大叔

丁承宗笑道:“胡闹,你一个女孩儿家,到了那里有什么用处?要你领兵遣将,冲锋陷阵么飞羽的运作可离不开你,你这里做的越好,你杨大叔那边就会越轻松,你也就是帮了他的大忙了,可比你去三关要有用的多。至于北方……”

丁承宗沉沉一笑:“你放心吧,该停下的时候,官家自然会停下!”

“噢一一一一一一”

,马燚的小脸垮下来,嗒然若丧。她已经习惯了守在杨浩身边,杨浩处理公务,接见人员,她就隐在暗处,默默地看着他做这做那,说这说那。不需要太用心,只要看见他的身影,听见他的声音,心里就非常的安宁,就像一只小猫儿「蜷伏在主人身边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,主人忙这忙那,它都静静地伏在那儿,好象根本没有注意,可是他一旦要起身离开,它就会一跃而起,忙不迭地跟上去。

她已经离不开他了,就像鱼儿离不开水,瓜儿离不开秧。

上一次与折子渝、丁玉落、竹韵一起往汴梁潜伏的时候,她还没有这么强烈的感觉,一来,是因为汴梁城,那可是在她小小年纪的时候,大叔就对她说过的不夜之城,她一直期盼着能去那里看看。二来,或许是年纪还小,喜欢热闹,同行的又有最说得来的竹韵姐姐。

可是现在,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,竹韵姐姐嫁给了大叔做娘子,而她还是她,那个不起眼的小狗儿……

耶律休哥的急报传到了幽州,萧绰闻讯大惊失色。

宋军自幽州一败,一路南逃,折损兵力超.过三成近十万人,君子馆一战又折精锐三万人,其余大小战事伤亡人数且不论,仅此两战大捷,宋军兵力就损失了十三万,辽军在兵力上基本也可与宋军持平了,不成想小唐河一战,八万辽军主力骑兵就遭遇重挫,逃回来的人不到一万。而宋国皇帝禅让江山,原本排布在关中一带防范西夏的大量兵马便可以北调了,与此同时,西夏兵马也与他们作了一路,宋军仅从兵力上,就较辽军远甚,更何况步骑合一的宋队进可攻,退可守,谁人可以轻掠其锋?

形势严峻了。

萧后的玉面也严峻了,就连在她身边玩耍的牢儿,也看出娘亲面色不愉,很机灵地拉着奶妈的手,逃之夭夭了。

“……,好,就这样办,同时,命位告飞车汉军步骑八万,增援耶

律休哥。”

萧绰轻抬玉指,在地图上点了点:“占领的宋地可以放弃,但是我辽国领土,寸土不得有失。西路以雁门关为界,南路以瓦桥关为界,不可使宋人再踏进一步!”

“遵旨!”臣下匆匆奉旨而去。

这伍备飞也是辽国一员悍将,而且是大辽世宗年间的一位武状元,他麾下的兵马都是汉军,步卒五万,骑兵三万,论战力,并不在骁勇善战的辽国宫卫军、族帐军之下。

北地汉人早已融入了辽国的生活环境,耳濡目染之下,幽云一带的汉人,也和契丹族的战士一样剽悍尚武,这支人马原本驻扎在参圣州,也就是炎黄二帝涿鹿大战的地方,在今河东张家口市,永定河上游。辽国施行一国两制,契丹军仍保持传统的战时募兵,平时为民制度,而汉军则是常备军,前次赵光义北伐,直取幽州的时候,因为攻势大过凛厉,辽国遣派来的都是完整的骑兵编制,伍告飞的汉军是第三批次的援军,还未及赶到,耶律休哥就一战功成,杀得宋军急退三关了。

这支随后赶到的人马就留在了幽州,一则为太后、皇帝扈军,二则一俟三关被攻克,总需要步卒驻守地方,建立政府的,到那时候伍告飞的军队自有大用,他们不但以步丰为主,而且俱是汉人,和被占领区的汉人也容易沟通,如今情况危急,这支人马也得尽快拉上前线了。

沉吟片刻,萧绰又下一道旨意,严辞斥责耶律休哥骄狂大意,以致为敌所乘,胜败之势自此相易,最后却又慰勉几句,叫他尽力扭转颓势,至少依据三关形成僵持态势。

吩咐了人去传旨,萧绰在锦墩上缓缇坐了下来,将一个怀炉袖在手中,莹白如玉的手掌十分纤美,却没有多少暖意,哪怕是袖着怀炉。

“杨浩他……竟然成了宋国天子,我与他的距离,越来越远

萧绰喟然一叹,淡淡蛾眉一扬,脸上脆弱、疲惫的神情却一扫雨空。儿女私情,被她迅速收拾了起来,眸中透出的,是一种裂土难憾、坚逾金石的冷酷。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她和阿古丽是同一种人。草原上的女儿家,就如大沙漠里的骆驼刺,坚韧、顽强。

爱情像水,当爱来到她们的面前时,她们会放开自己去爱,全然不考虑对方是否接受,不考虑这颗倩种有无生长的可能。

当那“水”离她而去的时候,她可以封闭自己,独自面对荒凉孤独的大沙漠,在很长很长的时间里,顽强地生活。放声笑、纵情哭,深爱时柔情似春水,决裂时冷酷如冰雪,在骨子里,她们和草原上的男儿一样,豪迈刚毅、爱憎分明。

大辽西路军正在向雁门关进发,此时他们还不知道南线惨败的事,南城信使正策马急驰,疯狂地追赶着西路军,要把那个要命的消息,赶紧告诉他们:宋夏已然合一。

辽国西路军动用了迭剌六院部的兵马,以及部族军、汉军、京州军

和属。

迭列六院部是辽国西线最精锐的兵马,兵役制度仍是传统的兵民合一,部族所有男丁都是现役和预备役士兵。自备所有宿卫和争战的器甲,主要包括马匹、铁甲、长短枪、弓箭、斧钺、火刀石、羁马绳等。而其他几路兵马中则只有汉军是吃饷拿粮的,所以军队数目不是很多。为数最多的是京州兵,大多是番汉转户的丁壮,平时维持地方治安,战时也可以应召随军,其性质有些像中原的民团。仅辽国西京大同府下轻的七个县、十七个军、府、州、城,京州兵总数目就达到了二十多万,当然,人数庞大,战斗力就有些良莠不齐,辽

军也不是随便拉出一支队伍,就可称精锐的。所以此次出动的州军只有八万。

彰节度使、驸马、侍中萧咄李,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是辽国西路军先锋,御下十万大军,闪电般攻向雁门关。他们号亏就号亏在闪电战上了,由于行动太快,耶律休哥的信使没有及时追上,莽咄李、李重诲统领十万大军浩浩荡荡杀奔雁门关。

而雁门关方向宋军已大量增兵,并补充了大量的西夏铁骑,由曹彬全面接管关防。侦知辽军动静,曹彬立即拟定了战斗计划:主动出击,御敌于国门之外。

以往,在面对强势敌人时,宋军很少采用这样的战略,北人善骑战,南人善城御,说起来并不是一件可耻的事,彼此的长处是由于彼此所处的环境长时间形成的,就像江南地区的兵善水战一样,你非让他练骑战,邵地方水道纵横如同阡陌,别说他练不成,就算他练成了,莫不成骑上战马跑几步换船渡河,再跑几步再换船渡河?

你善驰骋骑射,那是你的本事,我善城池防御,那是我的本事。到了我的地盘,更新!就得按我的规矩来,汉人精于城御,这是千百年来农耕社会渐臻大成的一种战斗方法,并不是非得弃我所长,跑出关隘与你拼命才叫英勇。

辽军也习惯了宋军的这种打法,因为西路军比追击宋国败兵的南路军准备充分,还似模似样的拉着许多建造完成的攻城器梢,威风八面地杀向雁门关。

而这一次,雁门关守军倾出动,弃险关主动寻求决战了。

罗克敌统率宋军步兵主力,在雁门北口列大阵相候,张崇巍率精骑从小路包抄敌荠后方,用的战略与潘美在南线一战有异曲同工之妙,仍然是经典的步骑混合部队克制骑兵的一场战例。

萧咄李和李重诲领大军杀向雁门关,迎头撞上已摆好大阵的宋军,也是啧啧称奇,不过气势正旺的辽军并不把宋军放在眼里,立即对罗克敌的大阵发动了猛攻,双方一场厮杀,渐呈胶着局面,辽军的骑兵与宋军的步兵混战在一起,失去机动空间的时候,张崇巍横空出世,陡然从敌人侧后翼攻了上来,正面的宋军步卒也抖擞精神,全力反击。

辽军先被左右两翼冲上来的宋军精骑切来割去,断成了一载一堆的,然后步兵主力发动柽攻,一块一块地把被切割开来的辽国骑兵吞噬掉,这一场大战的结果从宋国两路骑兵突然杀出时就已经决定了。

辽军前有步兵方阵如推土机一般不可阻挡,左右有骑兵精锐像切割机一般往来冲突,简直就成了一块任人收割的麦田,张崇巍遥见辽军旗鼓,晓得是主帅所在,立即率部冲入,直奔那大旗而去。辽军已陷入各自为战的混乱场面,根本没有人有意识地进行拦戬,竟被他杀到了中军。

张索巍比耶律休哥突入二十万大军的宋营追杀赵光义时幸运,一时那时是晚上,突入宋军中军更为吃力,二来赵光义见机不妙已经被内侍们拖着逃跑了,耶律休哥杀到宋营中军时,只看到黄罗伞盖,伞底下空空如野。可是辽国主将萧咄李却不能走,他要是走了,这十万大军怎么办?

张崇巍冲到辽营中军,交战十余合,一刀斩下了彰节度使、驸马、侍中萧咄李的脑袋,此时他还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官儿,回头要是不能抓个辽军问清楚,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的。因为有时候汉人史官喜欢讳过扬功,辽人在这方面心气儿更重,对失败的战役,常常寥草几笔代过,对伤亡被擒的高级官员,更是绝不会载入史册。

张崇巍一刀剁了驸马萧咄李,让辽国三公主耶律绣成了寡妇「马步军都指样使李重诲远远看见日眦欲裂,奈何乱军汹涌,如波涛起伏,他也是身不由己,只能随着大军流动的方向且战且走,根本顾不及萧咄李了。

萧咄李一死,辽军更是大乱,被宋军杀得落花流水,李重诲领着残兵且战且退,率中军殿后的主帅耶律钭轸闻讯急急领兵来援,这才把前锋人马接应下来,点检损失,已是伤亡过半,李重诲肩上臂上各插一支利箭,也顾不得拔去,便向耶律钭轸说明了与宋军遭遇的情况。

耶律斜轸毕竟是辽国名将,战阵经验丰富,一听他言及有大量宋军骑兵出没,顿感蹊跷,立即倚险扎下营盘,派出探马斥侯,抓“舌头”,打探敌情,在真相未明之前,不敢再轻举妄动了。

南路辽军,眼下唯一的战略方针就是努力把宋军挡在三关以南,依据传统的宋辽边防线确定双方的势力分布。耶律休哥痛定思痛,再不敢轻视敌军,自保州撤退后,迅速收扰各部辽军,重新整保编制「主动让出一些不利于防守的城池,重新部署防务。

耶律休哥的眼光还是很毒的,他很快发现,宋国虽然现在兵强马壮,但是大量军队匆匆赶到,尤其是西夏军与宋国禁军各有编制、统属,在统一指挥部署上磨合的还不够,这是一个有利条件,于是在防御中大打运动战,集结精锐骑兵攸忽来去,先后与宋国猛将龙狂副指挥使荆嗣、雄州刺史张师、河阳三城节度使崔彦进、侍卫马军都指挥使米信等人交战,并在与雄州刺A张师一战时,亲率数百近卫突入阵中,将张师斩于马下!

不过很快,耶律休哥就感到了不安,他并没有发现什么,仅仅是一个久经战阵的将领的直觉告诉他,有点不对劲儿:宋军各部的配合默契度的确还不够,这是事实。但是挟新胜之锐,宋军绝对有实力大举发动进攻,趁其新败立足不稂的时候,把边关沿线所有被辽国占领的宋国领土一举夺回来,可是杨浩并没有这么做,他在等什么?


请记住本站域名: 黄金屋

快捷键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车键:返回书页
上一章  |  步步生莲目录  |  下一章
手机网页版(简体)     手机网页版(繁体)
浏览记录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页面执行时间: 0.017999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