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金屋首页| 总点击排行| 周点击排行| 月点击排行 | 总搜藏排行 繁体中文版| 收藏黄金屋| 设为首页
 
黄金屋中文,黄金书屋 黄金屋中文,黄金书屋
首 页 手机版 最新章节 玄幻·奇幻 武侠·仙侠 都市·言情 历史·军事 游戏·竞技 科幻·灵异 全本·全部 移动版  
  文章查询:         热门关键字: 噩尽岛二  兵之枪 杂鱼  副本异界 风驭 末日蟑螂  
黄金屋中文 >> 金庸世界里的道士  >>  目录 >> 第712章 结局附后记

第712章 结局附后记

作者:萧舒  分类: 传统武侠 | 萧舒 | 金庸世界里的道士 | 更多标签...
请记住本站域名: 黄金屋

金庸世界里的道士 第712章 结局附后记

金庸世界里的道士天龙八部第712章结局附后记

”犬哥是段大哥的喜帖,他要大婚啦!”钟灵欢喜的啤甘,径飘飘跃上了画肪,来到他身边。

“终于要成婚了?”萧月生懒洋洋的道。

钟灵见他模样,顿时疑惑的问:“大哥,你不要去吗?”

“就不去了。”萧月生摇摇头。

“为什么?!”钟灵惊讶的望着他,明眸圆睁:“段大哥的大婚不去。这怎么成呀?”

萧月生左手持鱼竿二右手拿一卷书。被阳光晒得懒洋洋的,打不起精神一般,叹道:“这样的热闹,不凑也罢。”

“大哥?”钟灵疑惑的望他一眼。

萧月生摇头笑了笑:“这般瞧我做甚?,这般大日子,他忙得螺陀一般,根本没心思想别的,过了大婚,咱们再去。”

“哦”那倒也是。”钟灵慢慢点头,她坐下来,偎到萧月生身边,嘻嘻笑道:“大哥,自从辽国回来,你就没精打彩的,怎么了呀?”

萧月生摇头笑道:“只是打不起精神来,没什么事。”

钟灵歪头想了想,得意一笑:“我知道,大哥是不是觉得无聊,不够刺激呀?”

萧月生呵呵一笑。摸了摸她吹弹可破的脸;“你到是玲珑心思,冰雪聪明呢!”

“那是自然!”钟灵得意笑道:“咱们回京师吧,郡主肯定想咱们啦!”

萧月生若有所思,目光飘远。片刻后,摇摇头:“我要闭关一阵子。先送你们皿去!”

“大哥又要闭关?”钟灵焦急的问。

萧月生点头:“是啊,这一次闭关很重要,我隐隐摸到一些头绪了!”

“摸到什么头绪啦?”钟灵歪头问。

萧月生笑道:“出关再跟你说罢。”

“哼,不说就不说,谁稀罕呀!”钟灵撇撇小嘴,哼道:“大哥这一次闭关多久呀?”

萧月生想了想,摇摇头:“说不准。少则一个月,多则一年。”

“这么久呀!”钟灵顿时耷拉下小脸,的闷不乐。

萧月生笑道:“来日方长,要不,送你去灵鹫宫?”

“灵鹫宫呀”钟灵歪头想了想。摇摇头:“万一大哥你真闭关一年,我想回来,可麻烦啦,还是跟王姐姐她们一块儿吧!”

“也好。”萧月生点头。”

泰山之数

萧月生也不知为何到这里,只是隐隐觉得,冥冥之中有一道声音在召唤,不知不觉中,他就到了这里。

坐在山数的巨石上,周围罡风凛凛。到了他身边,马上消失无踪,仿佛被无形的力量化去。

他静静坐着,渐渐的,撤去了心法,身心与天地合一,心神融于天地之间,一会儿化为白云,一会儿化为清风,不知时间之流逝。

太阳升起,又落下,一天一天过去。

他仿佛迷失在天地之中。忘了一切,忘了自己是谁,忘了自己在哪里,前尘所事,一切皆忘。

他好像与身下这泰山融到了一体。小小即是他,他即是山,任天地变幻。此山永恒不动,亘古不灭。

这天正午,太阳高悬正天,阳光明媚。

萧月生坐在泰山之簸,一动不动,青衫贴在身上,纹丝不动,远远看去,好像一株青松。他整个人毫无生机,与木头一般无二。

忽然,天空一暗。一轮月亮忽然遮住了太阳,整个天地蓦的黑暗下来,阳光消失,天空隐隐出现一圈亮光。

他身子一颤,整个人忽然浮了起来,缓缓往上飞,好像那圈亮光有一股强大的吸力,引着他往上飞。

升到三十几丈高,忽然一滞,盘膝坐在空中一动不动。

片刻之后,他头顶忽然一亮,大放光明,似乎有一轮明月从脑后升起,直冲天际。

天空蓦的大亮,忽然一道亮光破开黑暗,从天空直直坠下,径直落到了萧月生身上,天地再次一暗。

一道亮光飞出,一道亮光落入。天空再次变亮,月亮移开,阳光再次倾泻下来。照到萧月生身上。

萧月生飘飘下降,缓缓落在泰山之横,稳稳坐下,恢复原状。

片宏之后,他缓缓睁开眼,眼神如电,照彻泰山幽谷。

眼神慢慢收敛,恢复清明,深邃如止小谷幽潭,他长长叹息一声,脸色复杂,迷惘,激动。

前生今世,一幕一幕,仿佛亲自经历过,在神雕的世界里,倚天世界中,笑傲世界里,甚至飞狐世界,皆清晰呈现。

如今的他,才是真正完整的他,元神圆满。

峨嵋山下,天仙酒楼

正午时分,热闹得很,几乎坐满了人,个个都拿刀带剑,煞气凛凛,声音洪亮高亢,都是武林中人。

众人;五一桌,或聚在一起猜拳喝酒,或是说说笑笑,不亦乐乎。整个天仙楼笼罩在喧闹中。

忽然,酒楼里一静,喧闹戛然而止,人们目光纷纷望向楼梯口。

在人们的注视中,袅袅走上两个少女,绿衫劲装,身形苗条腰悬墨绿鞘的长剑,英姿飒爽。

两个少女上叹卜的往两边一分,站到两旁,眸子扫眼群雄,被目井昂州“人心里打了个突,暗自凛然。

随后,又是两个绿衫少女上楼;往左右一分,站到一旁,然后。又是两个绿衫少女,分站两旁。

在人们的注视下,一个苗条少女袅袅上来,身穿湖绿罗衫,脸如白玉。温婉而秀美,实是个少见的美人儿。

她颈下挂一颗夜明珠,光华灿灿。映得少女多了几分清华之气,容光若雪,令人不敢直视。

少女身后,又有两咋。绿衣少女上来。站在她身后,明眸一扫周围,然后垂下眼帘,一动不动。

人们却纷纷吸了一口凉气,脸色郑重,目光恭敬下来,不敢直视她。

少女掠一眼周围,轻轻摇头。淡淡道:“这里很吵,算了,还是回山吃饭吧!”

她声音柔美二如一汪春风,听的人们骨头都酥了。

“是,少掌门!”八个绿衣少女脆声应道。

四个绿衣少女先下去,随后少女迈步下楼,再跟着四个绿衣少女。终于袅袅消失,周围的安静才被打破。

一个俊美青年大马金刀坐着。皱眉道:“李伯父,这是何人,好大的气派!”

“少谷主,慎言!”他对面的灰衣老者脸色一变,忙一竖指。

青年俊眉一挑,有些不服气。却忍下来,微微一笑:“难道是什么大人物,说来听听如何?

“少谷主,峨嵋派你知道吧?”灰衣老者探头过来,压低声音。

周围恢复了热闹,人们猜拳的猜拳,喝酒的喝酒,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生。

青年扫一眼周围,更觉奇怪。点点头:“知道!”五年前,峨嵋派如彗星般崛起,峨嵋两位掌门剑法如神,功力奇绝,号称天下无敌手的。”

“那你知道这里为何如此热闹?”灰衣老者又问。

青年摇摇头:“这倒不知,咱们只是逢经此处,还没来得及问

灰衣老者道:“因为峨嵋派新任掌门继位大典!”

“新任掌门?”青年讶然,挑了挑俊眉:“郭杨两位掌门不都是年纪轻轻,正当妙龄存,怎么要谢位了?”

灰衣老者沉声道:“不错,刚才那位,就是新任掌门,人称妙如神剑惊天下的杨妙如!”

“她就是杨妙如?!”青年大惊,随即懊恼:“唉,,早知是她。就该请过来同桌的!”

“少谷主千万别!”灰衣老者脸色大变。

“怎么?”青年笑道:“看来这杨妙如很好说话的,不像倨傲之人

灰衣老者苦笑:“我的少谷主。这杨妙如看着温婉,绵吞吞的,行事却狠辣得紧!”十丈洞的洞主。也算是绝顶高手了,响当当的硬汉子。却被她整得生不如死,竟自杀了!”

弃年失笑摇头:“竟如此厉害?”

灰衣老者用力点头:“最厉害的是她的剑法,简直不是人练的,就是打娘胎里开始练,也练不到这般境界”。

“我倒想见识一下。”青年拿起酒盅,轻抿一口。

灰衣老者苦笑:“少谷主,不是老夫涨他人志气,就是老谷主来,在杨妙如手下也走不过十招的。”

青年脸色一变,皱起眉头。

灰衣老者长叹一声,摇头道:“妙如神剑惊天下,绝非虚名!老夫曾亲眼见过她出手,当真是迅如闪电,精妙绝伦”看了她的剑法,根本没有勇气拔剑的!”

青年默然不语,只是喝酒,他自是知道李伯的脾气,一向实话实说。故得罪了许多人。

半晌过后,青年问道:“听说郭杨两位掌门,俱是绝色美人儿。可是真的?”

灰衣老者忙点头:“不错,郭杨两位掌门可是天仙一般人物,,少谷主可知此楼为何称为天仙楼?”

“李伯请说。”青年道。

灰衣老者道:“此楼主人曾有幸见过两位掌门一面,顿时神魂颠倒。于是在此开了一间酒楼,名叫天仙楼”。

“哈哈,真是一段佳话呀!”青年不由大笑。

灰衣老者摇头感叹:“可惜。武林中真正见过两位掌门真容的,少之又少,她们平常白纱覆面,不显真容,真是可惜!”

青年大笑道:“李伯,这次咱们凑凑热闹,看能不能见一面”。

“好!”灰衣老者也笑了,好像忽然一下年轻了几步。,

峨嵋金顶最东方有一座楼宇,三层高,飞檐吊角,气势雄奇,乃峨嵋派禁地,除掌门外,外人不许入内。

通往金顶的台阶上走来一人。步态轻盈,一袭绿衫飘拂,显示出一身极高明的轻身功夫。

她身形苗条,脸如白玉。温婉而秀美,正是方才山下的杨妙如。

她乃掌门嫡传弟子,虽是关丹弟子,年纪最武功却最高,乃峨嵋弟子中第一人,即将接任掌门之位。

飘身上了金顶,她来到最东面的楼宇,停在楼前,仰头打量,明眸闪了闪,神情激动。

自从来到峨嵋派,被两位师父收入门下,她就对这座小楼好奇,随着年纪的增长,好奇越来越浓,只觉这小楼散着浓郁的神秘气息,有无穷的吸引力。

若非对两位师父的敬重,她早就忍不住,悄悄一探了。自己明天就是掌门了,终于有资格进入这里,想到这里,她深吸一口气,压住抨忤的心跳。”讲来罢!道清脆而柔和的声音响起,如清泉滴在否

杨妙如忙道:“大师父,二师父。”

小妙如,进来说话”。又响起一道娇柔灵动的声音。

她迈步上前,推门而入,顿时一怔。

月白的地毯,乳白的家具,轩案上两瓶满天星,轻纱幔帐处处,轻轻飘荡,如梦似幻。

一个绿衫少女正坐在轩案前的紫藤椅上,手里拿着一卷书,被阳光照着,透出一股安逸闲适。

另一个鹅黄罗衫少女正躺在榻上。御搭在床头,姿态不雅,逗弄身上趴着的小白猫。

小白猫蹲在她高耸的胸脯间,一只爪子按着她胸口,另一只爪子伸出来,想挠她伸伸缩缩的手指。

两少女容貌俱是绝美二绿衫少女年纪略大,娴静优雅,鹅黄罗衫少女灵动轻盈,明眸善睐,两女各擅秋场。

“愣着做甚。坐吧!”鹅黄罗衫少女抬头瞥她一眼,娇哼道。

杨妙如怔怔打量四周,喃喃问道:“二师父,这里就是禁地?。

这与她想象差得太远了,原本以为是森森之地。庄严肃穆,却不曾想,竟是这般温馨明亮的所在。

她忽然一怔,目光停住了,在南墙上挂着一幅画,画上一个微笑男子,仿佛正冲着自己笑。

这男子年纪不大,约有三十余岁。相貌平常,唇上两撇小黑胡子,显得很精神,尤其他的笑容,让人如沐着风。

杨妙如伸手一指:“二师父,他是谁呀?”

鹅黄罗衫少女望过去,脸色顿时一变。随即笑了起来,屋内仿佛亮了一下。

“二师父,?”杨妙如从没见过她这般表情,素来是无忧无虑,一直开开心心的。

绿衫少女放下:“妙玉,你不必知道他是谁,这里你见也见到了,不再好奇了吧,出去准备明天的大典吧。”

“是,大师父杨妙如恭声答应,轻轻退了出去,关上了门。

往下走时,她一直在想,这个男人究竟是谁,为什么要挂在那里。

她资质绝顶,冰雪聪明,极擅分析。

小楼仅是两位师父的闺楼罢了。没什么重要的,却被列为禁地,旁人不准进,那唯一重要的是,怕就是那个男人的画像了!

他究竟是谁呢?!

第二天正午,峨嵋金顶,大典开始。

台下宾客众多,近有数千人,个个屏息凝视,台上坐着十几个人武林绝顶高手,个个肃然,可谓场面隆重之极。

主位上坐着两个少女,身段婀娜。风姿绰约,虽然蒙着白纱,看不清真容,人们却能感觉得到,她们容貌绝美。

杨妙如跪到在两人跟前,双手托着一个木盘。

鹅黄罗衫少女拿出一柄小铁专,褪下指上的铁环,轻轻放到木盘上。绿衫少女则将一卷书放到木盘上。

绿衫少女放下:“妙如。从今天开始,你便是峨嵋派第二代掌门,望你能将峨嵋扬光大!”

“是,二师父!”杨妙如恭声应道,神色肃重。

绿衫少女摆摆手:“好了,不必太多繁文缛节,起来罢!”“礼成!”旁边一个圆脸老者沉声喝道。

顿时台下嗡嗡作响,议论纷纷,他们没想到,这声势浩大的掌门继位大典,竟如此的简单。

忽然,坐着的两女腾一下站起来,直勾勾看着台下。

“干爹”。

“姐夫!”

两女一晃,倏的出现在台下一个男子跟前。

人们只觉眼前一花,台上已经不见了她们,找了找,才看到她们正站在一个男人身前,缓缓解下了白纱。

顿时两张宜喜宜嗔,绝美动人的玉脸呈现在众人面前。

“襄儿,若男,好久不见”男子抚了抚黑亮的小胡子,面带微笑”

本书完,

终于写下最后一笔,心情复杂,这本书从零五年七月,到如今,伴随着我走过五年半,一生又有几个五年半。

这本书已经融进我的血里。

心情不好的时候。一旦写作。很快就有了好心情,写作是多么美好的啊,我非常喜欢写,灵魂离开了虚弱的身体,进入理想的世界里,经历另一种精彩人生,再美妙不过。

我现实世界是苍白的。书中世界是精彩的,好像书里的世界才是真实世界,现实的世界是虚幻的。

可惜,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终于要跟这个美妙的世界告别了,确实痛苦,也是为现实所逼。

可能我写得越来越差,订再越来越少。我咬牙坚持着,前后坚持了一年,终于还是要向现实低头。

书中世界美好,可现实是要吃饭的。没有人看,没有人订阅,交不起房租,自己都养不活,更不提孝敬父母了。太惭愧了,怎么办,只能忍痛割爱了。

新书已经写了将近一个月,正在打基础,很小心。

原本应该早就结了这书。再写新书的,可是一直舍不得,舍不得,可精神不够用,心分不成两份,只能痛下决心,结束了道士。

终于要挥手道别,就像结束了一段人生旅途,有些仓促,非常不舍。可又能如何”总要结束的。

请记住本站域名: 黄金屋

快捷键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车键:返回书页
上一章  |  金庸世界里的道士目录  |  下一章
手机网页版(简体)     手机网页版(繁体)
浏览记录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页面执行时间: 0.3588